乡村小医师

第十四章 那曾经熟悉的味道

    阿贵嫂,本名陈春佳,二十七八岁,身材微胖,脸蛋圆圆的,五官端正不算难看。

    由于刚养了孩子,身上多了一种母性的光辉,同时又用了张进的肌肤修复液,所以倒也颇有几分少妇的韵味。

    而农村里的女人,大多都是在家做家务,照顾孩子之类的,如果男人不在家还得下地劳作,即使有孩子也得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陈春佳便是这样典型的农村妇女。

    在听到她所提出的请求,张进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还是说出现幻听?

    张进有些怀疑,因为这个要求也太奇葩了吧!

    “咳咳!阿贵嫂,这个不太适合吧!”张进神色尴尬的说道:“这要是被你老公知道了,那很容易闹出误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医生,我老公他出远门打工了,如果他在村里我就不用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不禁纠结了,吸还是不吸呢?

    见他还有些犹豫,这时陈春佳左右看了一下见没有别人,再次把衣服解了开来。

    张进眼睛不由的睁大了,先前隔着一段距离远看,现在却是近距离观察。

    我靠!现在山村里的女人都这么彪悍吗?一个马兰珠不够,现在又来了一个阿贵嫂,这是要诱惑死我的节奏啊!

    “你看我都胀成这样了,而且宝宝又饿的直哭,就帮帮我吧!”陈春佳说道。

    “哇啊!哇啊!”这时宝宝哭的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见状,张进只好说道:“我试一下帮你按摩,如果还是不行,再……那样吧!”

    “好好,听你的,麻烦你了。”陈春佳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胀得难受,可是又挤不出来,不然也不会找张进帮忙了。

    让陈春佳躺平后,张进深吸了口气,收敛了一下心绪。

    这只是在治病,只是在治病,别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默念了几遍色即是空的佛偈之后,张进伸手在其峰峦上按揉了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张进很想控制自己的念想,可是做为一个气血方刚、年轻力壮的纯爷们,还是忍不住感到热血沸腾,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而最直接的反应便是……呵呵!

    强行压抑住内心躁动的小野兽,张进转移注意力,专注在按摩上。

    揉捏了几下,张进发现在那柔软的弹性下隐藏着一些肿囊,这是奶水积累过多的原因,如果再不得到解决就会发展成硬块,然后出现发炎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话,甚至还得动手术开刀。

    张进采取中医按摩的手法,两团白肉如同橡皮球一样变幻着形状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陈春佳涨红了脸,嘴里不时哼叫着,也不知道是胀痛还是太爽了。

    努力好一会儿,张进是过足了手瘾,可是奶水却是一点都没出来,这让他十分无语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用嘴吸吗?会不会有点重口味啊!

    听说人的味道跟羊奶差不多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啧!要不要试一下呢!

    张进脑海中快速闪过一连串的想法,既心动又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就在他出神之际,并没有发现在那峰顶处的紫黑悄悄变得湿润,一些浊白色的液体正在渗出。这时张进手指一收,在压力的迫使下,顿时……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

    只听到一阵喷气声,紧接着两股白色液体喷溅而出。

    没有防备下的张进瞬间被喷个正着,手上、身上,包括脸上都在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不禁愣了,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微甜中带少许涩,还带着些许温度,但更多的是一股奶腥味。

    “卧槽!难道这就是人……的味道?”张进瞬间凌乱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陈春佳高兴的惊呼了一声,连忙把宝宝抱到胸前,顿时孩子止住了啼哭,随即感谢道:“谢谢你,张医生,真是多亏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进尴尬的擦了一下脸,这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,不然哥的光辉形象可就全毁了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太谢谢你了,诊金多少钱!”陈春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举手之劳,还收什么诊金。”张进连忙摆手拒绝道。

    这时陈春佳看到张进神色尴尬,不时偷瞄自己的胸口,随即又瞥见了某处明显的突起,早已经经历人事的陈春佳哪里会不明白情况。

    而看到那幅度和尺寸,她心里一惊,比死鬼大那么多!

    老公出外打工,独居空房的陈春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难免感到空虚,每每都是靠黄瓜解决需求,此时见到这一幕,忍不住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我得好好谢谢你才行啊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乡亲,相互帮忙是应该的。”张进客气道,寻思着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吧!我奶水太多了,孩子吃不完也是浪费,挤一些送你当谢礼吧!”陈春佳带着一脸春意,朝张进诱惑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进额头不禁垂下一排黑线。

    我靠!这东西还能当谢礼?

    而这时陈春佳已经拿着婴儿的奶瓶挤了起来,看着白色汁液喷溅的画面,张进不禁有些醉了,这都是什么情况呀!

    不一会儿,陈春佳就挤了大概四五十毫升的量,然后递给张进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奶瓶,张进迟疑了一下,怎么说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,如果拒绝显得太不给面子了。最后,张进还是接受了这份独特的谢礼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这个得趁热喝味道才好,凉了就变腥了。”陈春佳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犹豫了一下,暗想,“她一个女人都不害臊,我个大老爷们还怕什么!”

    想到这,他拿起奶瓶仰头一口喝了下去,末尾还咂了咂嘴。

    “味道好吗?”陈春佳目光带着炙热,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还不错,跟羊奶差不多,不过比羊奶微甜了一点。”张进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吗!我还有。”陈春佳问道。

    张进嘴角不禁抽搐了两下,讪笑道:“不用了,我还有事,得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连忙放下奶瓶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开玩笑,再喝下去就要出事了,哥可是24k纯爷们啊!

    张进又不是笨蛋,对方表现的那么明显,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勾引的信号,眼神还那么挑逗,不是瞎子都猜到用意了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是未婚的,或许能考虑一下,问题是人家连孩子都有了,老子可没兴趣当第三者,破坏别人完整的家庭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下次堵了我再去找你。”陈春佳不甘心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身子顿时趔趄了一下,脚步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回诊所之后,他连忙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不然那奶味太重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张进很悲催的失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