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医师

第二十四章 我是一名医生

    悦客来饭店‘山泉石锅鱼’的名气越来越大,慕名前来品尝的人也越来越多,而其中不少人都是非富即贵,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更好的区分,田贵特地设了三种级别的包厢。

    分别是‘天’‘地’‘人’三种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天字号贵宾包厢是最高级的。

    凡是大有来头,或者后台强硬的大人物,田贵都会把他们安排在天字号包厢。

    地字号的则是比较中等,比如某公司的老总之类的。

    人字号的就不难理解了,属于普通身份的顾客,花钱来尝鲜的。

    所以,当田贵听到天字号包厢有个老先生倒下,顿时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,急忙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快速赶往包厢。

    而张进也跟了过去,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天字号包厢的门口时,只听到里面一片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挤进去一看,只见一名头发灰白的老者正躺在地上,脸色苍白,意识不清,同时眉头紧皱,身体卷缩,似乎正在忍耐什么剧烈疼痛般。

    “爷爷!爷爷!你别吓我啊!”

    此时在老者身边,还有一名长发女子,正着急的叫唤着。

    从称呼可知,对方是老者的孙女。

    “杨小姐,我已经打电话叫了救护车,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田贵在旁边安抚着,他的额角可以清楚的看到汗迹,显然心情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张进来到他身边,低声问道:“贵哥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田贵着急的说道,“千万保佑这老爷子别在我这里出事,不然我这饭店恐怕就得关门大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?”张进闻言,不禁惊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唉!”田贵哀叹了一声,没有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原本张进还有些不以为意呢!听到这话,却也是绷紧了心弦。

    悦客来饭店要是倒了,那自己的鱼卖给谁?

    虽然说可以再找一家饭店,可是不一定能卖出那么高的价格啊!

    一想到如果悦客来饭店倒闭,自己少了一条赚钱的渠道,张进立马就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贵哥,干等着也不是办法,不如让我试试吧!”张进毛遂自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田贵不禁愣了一下,疑问道:“你怎么试?”

    “呵呵!忘记跟你说了,我是一名医生!”张进讪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啊!赶紧的赶紧的……”

    田贵已经有点病急乱投医,也不管张进医术是否真的过关,急忙让他救人。

    正当张进上前,准备给老者进行检查时,却被人喝住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带着黑框眼镜,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他是我朋友,是一名医生。”田贵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?”陈先生上下打量了张进一番,质疑道:“他哪里看起来像是医生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不禁有些无语了,这算什么话,哥怎么就不像医生了。

    别说,此时张进的形象实在有些狼狈,身上都是尘土,穿的又有些乡土风。乍一看,不认识的人还以为他是农民工呢!

    这般形象,也难怪对方会怀疑他医生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医生吗?”

    这时老者的孙女抬起头来,看向张进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的正面,张进眼前不禁一亮,心里暗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意垂落,新月般的柳叶眉,一双杏目细长明媚,娇巧的瑶鼻,桃腮微红,点绛般的两瓣樱唇,不施脂粉的脸红晕片片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气质美女呀!”张进暗道。

    走了一下神后,他立即反应过来,应道:“我真的是医生,从医科大学毕业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陈先生又提出质疑了,说道:“我看你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吧!”

    “嘶!”张进吸了口气,瞥了他一眼,淡道:“我的确是今年毕业的,但是一名医生的医术高低,并不是由毕业时间长短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你一个刚毕业的小子,有什么医术啊!”陈先生鄙夷道。

    张进眉头微皱了起来,神情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屡次被对方质疑,就算是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!

    卧槽!要不是担心田贵的酒店倒闭,你以为哥喜欢多管闲事啊!

    正当他想要反驳时,杨小姐这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现在很痛苦,就让他试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是呀!总不能这样干等着啊!”田贵也适时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陈先生还有些迟疑,显然有所顾虑。

    张进见状,悠哉的淡道:“我无所谓的,反正到时候真的出事,耽误了抢救的黄金时间,最后负责的人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陈先生听到这话,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,似乎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后才同意道:“好吧!你救人吧!不过我得提醒你,要是你弄出什么问题,责任你担当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翻了一下白眼,狗眼看人低的傢伙。

    “拜托你了!”杨小姐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全力以赴的。”张进给了她一记坚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随后张进开始对老爷子进行检查,不一会儿便得出了结论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是不是有胃溃疡?”张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杨小姐虚掩着嘴,惊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仅仅凭借检查几下就能够得出病症,这也太厉害了吧!

    “呵呵!我是一名医生。”张进轻笑道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被一个气质出众、容貌靓丽的美女这样崇拜的看着,感觉挺爽的。

    陈先生又忍不住跳出来了,哼道:“也不知道是不是蒙对的。”

    你丫的,不反击还真当我好欺负是吧!张进暗骂。

    “面色发青,体形瘦削,头发干枯,中医有云发乃血之余,典型贫血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“嘴巴冒酸气,牙齿牙釉质有被腐蚀的迹象,要么长期喝碳酸饮料,要么吐酸水、经常性呕吐,被胃酸腐蚀,很明显老爷子属于后者。”

    “胃溃疡的症状有吐酸水、食欲不振、体重减轻、贫血、呕吐等症状,老爷子身上的症状正好都符合,所以……我就是这样蒙对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进停了下来,将目光投向那名陈先生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别的疑问吗?陈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现场仿佛听到了几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陈先生涨红了脸,说不出话来,神情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都被张进的分析与推断给折服了,如果不是不合适,都有人想拍手叫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胃溃疡有三年了,经常吃不下饭,上一次我陪他来吃了一次‘山泉石锅鱼’,他胃口大好,所以我专门陪他来再吃一次。”杨小姐解释道。

    张进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就没错了,你爷爷应该是胃溃疡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?”杨小姐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陈先生逮到机会,立即讥讽道:“对呀!说的那么厉害,你倒是救人呀!”

    “陈先生,如果你不能帮忙的话,就请不要添乱。”

    杨小姐突然开口维护张进,神情不悦的盯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张进和陈先生,很明显她更愿意倾向于能够救自己爷爷的张进。

    而陈先生被这一说,顿时脸都胀紫了。

    偏偏他又不能反驳什么,只能将所有怒火转移到张进身上。

    “都是这个可恶的小子,让我在杨小姐面前出糗!”

    而张进却是没有理会他的意思,正在低头思索着救人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用木之精气治疗的话,应该会有效果。”张进暗想。

    “你想到什么办法没有?”田贵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试一下用中医的穴道按摩,看看有没有效果。”张进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杨小姐闻言,连忙拜托道:“那医生你赶紧开始吧!”

    张进点头应了一声,随即将老爷子放平,掀起他的上衣,露出其腹部。

    “哼!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人,如果是瞎折腾,那你就等着倒霉吧!”陈先生在一旁冷眼旁观,心里阴狠的暗想。

    做好准备后,张进开始调动体内的木之精气。

    有过给马兰珠推拿按摩的经验,张进这一次显得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循着按揉的穴位,张进将木之精气灌输进老人的胃部,再控制精气不流散形成包裹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有些残破的胃袋全息影像形成,出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哇哦!这胃溃疡可真够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老爷子胃袋的模样时,张进不禁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因为溃疡的面积很大,几乎占据胃袋四分之一了,可谓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再发展下去,随时有胃穿孔甚至是胃癌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唉!谁叫我是医生呢!”

    张进暗叹一声,随即将木之精气聚集到溃疡的位置,开始修复工作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,原本神色痛苦的老爷子,骤然变得安详了下来,脸色也逐渐变得红润。

    而现场众人目睹这神奇的一幕,不由得都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“中医按摩有这么神奇吗?”

    “这医生真有两下子,一出手就搞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交头接耳,纷纷议论了起来,看向张进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崇敬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的饭店不用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田贵松了一口粗气,充满感激的看着张进。

    可是有人喜有人恼,在一旁的陈先生心里就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张进出问题,这样好出一出先前被打脸的恶气,没想到张进竟然有真材实料,几下功夫就大大缓解了老爷子的症状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恶的臭小子,还真有两下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进停下了推拿,他的木之精气全耗光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全部治好,但已经修复三分二了,而剩下的部分并不严重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时,老爷子正好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终于醒了。”杨小姐高兴的唤道。

    她看向张进,感激道:“非常感谢你,你真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我是一名医生。”张进淡笑道。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感谢td91742023;td92113786;td93310874;td79694421;四位读者的打赏,继续求点击、推荐票、收藏、分享,还有好评!嘿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