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医师

第三十七章 张进的蜕变

    翌日一大早,张进便带着黄毛,背着药筐直奔大山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顺利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。

    当张进用木棍拨开地面的矮小灌木丛时,只见一簇鲜红色的肾状浆果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找到了!”张进顿时扬起了笑脸。

    这个正是昨晚张进意外找到的宝贝,它有一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。

    人参!在前面还要再加上两个字,野生人参!

    昨晚,张进正是被这人参体内所蕴含的木之精气吸引过来的。

    人参之所以很稀奇,很名贵,主要与它的药用价值有关。

    医书《神农本草经》中记载,人参有“补五脏、安精神、定魂魄、止惊悸、除邪气、明日开心益智”的功效,“久服轻身延年”。

    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也对人参极为推崇,认为它能%22治男妇一切虚症%22。

    而现代医学研究发现,人参内含有一种叫人参皂甙的化学物质,它对调节人的中枢神经系统、强心、抗疲劳、调节物质代谢等有明显功效。

    对治疗神经系统.心血管系统、内分泌系统等多种疾病也有很好的治疗作用。

    做为一名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大学生,张进对人参自然不会陌生.

    所以昨晚他一眼便认出来了,今天早上急忙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靠近人参的位置,张进便立即感应到隐藏在地表下充沛到极点的木之精气。

    通过感应,张进能够清楚‘看到’泥土底下的人参根须。

    整棵人参大致呈现人形,最长的根须深入泥土将近一点五米左右。

    张进结合所学知识判断,这株野生人参至少有上百年的火候。

    得出这个结果,他的小心脏不争气的加速了几分。

    人参自古以来就是人们所追捧的养生圣药,特别是野生老山参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有很多人种植人参,但是人工培植的跟野生的功效完全无法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很多人急功近利,对人参进行催肥,基本三五年就能够收成。

    可是野生人参,三年才是嫩苗,五到十年初成,十五年以上才称得上是药材。

    野山参的药效都是时间沉淀浓缩而来的,人工培植的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而由于现在人们的大肆挖掘,野生人参已经非常稀少了。

    有人工播种,模拟野生人参自然生长,10年后,幼参不断经受涝寒霜冻、病疫虫兽的侵袭残害,存活率仅1%2f300,而15年后,存活的人参差不多剩1%2f500。

    所以,张进此时发现的这一株百年野山参,那更是价值不菲呀!

    怀着既兴奋又激动的心情,张进开始挖掘工作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快,片刻功夫便挖了有半米。

    如果有参农在场,非被他的挖掘方式吓死不可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野生人参的完整,挖掘的全过程都要求十分小心,必须做到连一条根须都不弄断,而这往往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张进,他却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此时在他的视界里,泥土下的根须一清二楚,下的每一铲子都避开了根须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等到张进将人参完整挖出来时,还是耗费近一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看到形神兼备,根须绵长,老态龙钟的野山参时,所有的辛苦和汗水都转换成了高兴的喜悦。

    张进从附近割了一大片新鲜的绿苔藓,将人参小心的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潮保鲜,常温下能够放置一到两周,放冷藏柜可以三五个月。

    收拾了一下后,张进带着兴奋、欢喜的心情回到村子。

    挖到人参的事情他谁也没有告诉,正所谓财不外露嘛!免得遭人惦记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打算收着,计划给卖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棵人参有很高的价值,但对张进却并不是很实用。

    药用方面张进有木之精华,比人参的药效也不须多让,而人参价值不菲,放在家里又不是很安全,所以倒不如卖了妥当。

    张进上网查找了一下野山参的行情,发现百年以上的野山参,价格至少在百万以上,这让他感到既高兴又无奈!

    高兴自然是野山参很值钱,无奈是找谁卖呢!

    上百万的野山参,可不是谁都买得起的。

    这时,张进忽然顿了一下,想到了一个人或许可以帮到自己,田贵!

    田贵是经营高级饭店的,认识不少有钱人,其本身就是之一。

    而石锅鱼出名之后,田贵所认识的人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后,张进拿起手机将野山参的各个细微部分给拍了一遍。

    随后他将人参藏好,开着摩托车上镇里去了。

    张进并没有直接去找田贵,而是率先到了水族馆。

    他跟田贵只见过两次面而已,虽然上次交谈的不错,但毕竟交情不深。

    来到水族馆的时候,王大壮这家伙还在睡觉。

    “起来,我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张进伸脚朝床上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傢伙踢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老大呀!我昨晚跟一条妞奋战到凌晨两点,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“起来!起来!”张进又推了几把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早上十点,你让我再睡十分钟,就十分钟!”

    见王大壮赖在床上不肯起来,张进不禁额头垂下一排黑线,忽然他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只见张进嘴角勾起一丝促狭的坏笑,上前一步伸手掐开了王大壮的嘴,屈指弹了一滴东西进去,随即后撤两步静静等候。

    “三、二……”张进站在一边默数着。

    他的‘一’还没有数出来呢!突然王大壮猛地坐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王大壮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刚才他还神色萎靡,一幅死猪般的模样,此时却变得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“卧槽!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?”王大壮惊诧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一种兴奋剂,现在醒了没有啊!”

    刚刚张进弹进他嘴里的不是别的,正是一小滴木之精华。

    随着异能的不断运用,张进发现自己如今能够存储的‘木之精气’数量更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在他身上,还携带着一小瓶木之精华,以防不备之需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充满了活力,找个小妞再打几炮都没问题啊!”王大壮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顿时无语了,这都什么思想呀!

    片刻后,在张进的催促下,王大壮起床刷牙洗脸,然后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王大壮住的地方不大,两房一厅一厨一厕,住着他和两个小弟,下面一楼就是水族馆。

    “一大清早的,有什么急事啊!”

    王大壮端着一杯麦片,来到张进面前坐下。

    “来,给你看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张进淡笑了一声,拿出手机点开图片递给他。

    王大壮拿过手瞄了几下,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,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野生人参吧!”王大壮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今早我刚刚从山里挖的,根据我的判断至少上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那可是宝贝啊!”王大壮立即惊叹道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这种不懂行的门外汉,也知道现在野山参的珍贵性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上网查过了,这种年份的野山参起码值百万左右,虽然是宝贝,但是要想出手不是那么容易。”张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嘶!这倒也是,你有什么打算?”王大壮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找贵哥谈谈,你陪我走一趟,毕竟你跟他比较熟。”张进说道。

    王大壮闻言不禁一愣,疑问道:“你想要把人参卖给他?”

    张进摇了摇头,淡道:“不,我不准备卖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王大壮诧异了一下,问道:“你不卖给他找他干嘛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打算在悦客来搞一次竞拍,价高者得!”张进淡道。

    王大壮眉头微皱,疑惑问道:“我不懂,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现在百年野山参可以说是有价无市,就这样卖掉太可惜了,我们可以利用这株老山参的噱头,给我们的饲料做宣传。”

    王大壮听到这提议,瞬间眼睛噌的一下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兴奋道:“这主意好呀!一箭双雕,既能够卖人参又能够扩大鱼饲料的知名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这样想的。”张进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太精了,这样的创意都被你想到。”王大壮咧嘴笑骂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我只是把咱们的利益最大化而已!”

    王大壮闻言心里不禁一突,脑海中浮现出那天晚上张进用手捏灭烟头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隐约间,他感觉到张进有些不同,仿佛蜕变了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俩人来到悦客来饭店,见到了田贵。

    进到田贵的办公室,张进俩人没有客套,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田贵。

    这一说不要紧,田贵当场高兴的拍了一下大腿。

    他兴奋的说道:“这想法好呀!我最近正好寻思着怎么扩大咱们‘山泉石锅鱼’的知名度,你们就给我出了一个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张进、王大壮两人对视了一眼,都有些小意外。

    “贵哥,那你是同意了?”王大壮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同意呀!我不止同意,我还打算扩大规模来搞。”田贵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扩大规模?”张进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用你们的名义做活动赞助方,在饭店举行一场小型拍卖会,然后我邀请一些企业家、大老板,部门领导出席,到时候把你的野山参也放上去拍卖。”

    “百年野山参这种珍品有价无市,那些老总不缺钱,肯定能够卖个好价钱。既能够卖人参,又能够打响‘山泉石锅鱼’和你们饲料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进和王大壮对视了一眼,目光涌现一丝激动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按照田贵所说的,那到时候现场肯定非常热闹,大人物云集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合计之后,拍卖会日期预计在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具体日期未定,毕竟那些老总、领导都是很忙的,必须协调之后才能敲定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拍卖会的任务却是分配好了,场地和布置以及宣传等由田贵负责,而张进和王大壮的任务就是确保当天鱼的供应不要出问题。

    对此,张进俩人自然是拍着胸口保证,他们可都指望着这场盛会呢!

    “这次崛起的机会我一定要抓住。”张进暗自握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