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医师

第两百四十九章 兄弟反目,人渣!

    在听到王大壮的腹黑手段之后,马宏明四人齐刷刷的冒冷汗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他们几个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别说是打断腿切掉手指,就算是要把他们剥皮拆骨都不是问题,只要张进等人真的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少吓唬人了,我们才不怕你呢!”那名平头小弟故作强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!那就从你开始好了!”张进瞥了他一眼,淡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在想要不要这样做呢!没想到还真有不怕死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张进不介意给几人一点威慑,也好让马宏明知道自己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随着话音落下,只见宋彪从旁边抽出一根鸡蛋粗细的金属管,径直走向平头小弟。这时他才终于感到害怕,急忙挣扎了起来,可是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别过来……”平头小弟惧怕的喊道。

    宋彪来到他的身前,高大健硕的身躯犹如高塔一般,脸上布满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光是看着他就感到惧怕了,更别提在宋彪手里的金属管了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嘭……”

    平头小弟的求饶并没有阻止宋彪,带着一道劲风的呼啸,金属管划破空气重重的砸在他的左腿上,顿时响起一声沉闷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现场清楚的听到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平头小弟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声音充斥了整间仓库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马宏明、阿辉和另外一名小弟,头皮有些发麻,小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对于该小弟的遭遇,张进丝毫没有怜悯之心。

    到现在还跟在马宏明身边的人都是他的心腹,打架斗殴抢地盘的时候,背后下黑手可都是熟手,全都是心狠手辣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异地而处,改成张进、陈淑芬落在他们的手里,估计遭遇会更惨。

    “我没兴趣跟你们玩过家家,所以别挑战我的耐心。”张进冷道。

    “嘶赫……嘶赫……”

    马宏明三人看着张进,脸色都有些发白,呼吸急促了几分。

    张进扫视了他们一眼见到还是不肯说,神色冷酷了下来,眼底闪过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掉泪,打断他们的腿!”张进淡道。

    听到命令,宋彪当即抄起金属管走向另外一个小弟。对方已经是吓得面无血色了,急忙大声求饶:“我真的不知道呀!这些事情只有老大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宋彪并没有停下,高高的扬起金属管,蓄力即将落下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说!”突然这时一道声音插入,赫然是同样被吊着的阿辉。

    “停!”几乎同时,张进也立即叫住了宋彪。

    只见宋彪正要落下的金属管顿时停住了,仿佛一下子静止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张进看向阿辉,问道。

    “赫赫……”阿辉深呼吸着,目光投向对面的马宏明。

    马宏明不禁绷紧了神经,同时心头也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和金志才的接触一直都是他在负责,平时甚少跟其他弟兄提起,所以,即使是做为心腹的阿辉也应该知道不多。

    就在他疑惑的时候,阿辉终于开口了,只是他说的话却让马宏明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只有我们老大知道,平时都是他自己跟客户联系,我们只是听他的命令做事,这一次任务也是如此,我们甚至都不知道金志才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马宏明惊愕的瞪大了眼睛,直直的看着阿辉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把阿辉当作最信任的心腹、好兄弟,可现在却遭到了无情的背叛。

    这种背叛顿时让马宏明心头怒火中烧,甚至超过了对张进的怨恨。

    “罗庭辉,你这个王八羔子,竟然出卖我,枉我一直把你当兄弟。”马宏明大声怒骂着,奋力挣扎了起来,恨不得冲过去揍他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还是无法挣脱绳索,只能咬牙切齿的咒骂着。

    面对马宏明的咒骂和谴责,罗庭辉却是表现的坦然无惧。

    只见他冷声哼道:“兄弟?哼,你真的当我们是兄弟吗?老胡是被谁出卖的?小龙又是怎么被抓的?你真以为大家是傻瓜吗?我们早就看穿你的真面目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马宏明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,狠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老胡才出事几天,你就跟他的女人鬼混在一起了,还不是你勾二嫂被他发现了,暗中出卖他给仇家,害他被仇家砍死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小龙,你明知道可能是陷阱,还把他推进去,你倒是没事了,可是他呢!被判了十八年,在你的心里,所谓的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吧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,我没做过!”马宏明大声的喝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做过你自己心里最清楚。”罗庭辉阴冷的狠道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朝张进说道:“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安排的,跟我们没关系,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,只要你放了我,我保证绝对不会泄露半句。”

    面对张进的求饶,张进眼眸微眯了几分,淡漠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下,罗庭辉不由得绷紧了心弦。

    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句话说的不错,不过我这个人更讨厌一种人,那就是为求自保,出卖自己兄弟的垃圾。”张进面色冷酷,淡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罗庭辉闻言,顿时有些惊慌,急忙解释道:“这王八蛋上了自己兄弟的女人不说,还出卖兄弟给仇家,我早就不把他当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他该死,你同样也好不到哪去!”张进冷哼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他从身上拿出一枚药丸,来到罗庭辉面前掐开他的嘴直接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枚药丸入口即化,罗庭辉还没尝到什么味道呢!便已经化成了一道液体流入了他的食道,并快速抵达胃部,而全程他根本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?”罗庭辉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张进淡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伴随着话音落下,突然罗庭辉神色变得痛苦了起来,惊恐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我的肚子……”

    在痛叫中,只见罗庭辉的肚子犹如皮球般膨胀,不一会儿便鼓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幕王大壮和宋彪显得司空见惯了,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马宏明和其他两人而言,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,顿时一个个神色惊恐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进投进罗庭辉嘴里的并不是什么毒药,相反的应该算是补药。

    那颗药丸外表只是伪装,其实就是一层葡萄糖加蜂蜜制成的胶囊外衣,而里面则是被注射了浓缩的木之精华,有点类似于鱼肝油胶囊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样做,是为了方便掩饰张进使用异能。

    他必须将木之精气注入目标体内,才能够实现从其体内攻击对方。

    而一颗经过伪装的药丸,可以十分容易的将木之精华丢进敌人的嘴里,顺着食道进入其体内,然后张进便可以像这样,轻而易举的操控对方体内的木之精气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仅不会被人发现异能,还能加深敌人的恐惧。

    张进操纵着木之精气,开始沿着罗庭辉的血管进行蔓延,很快便扩散到他的四肢、颈部、面部,顿时呈现出令人心底发寒的一幕。

    在灯光下只见罗庭辉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,一条条血管隆起,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隐约能看到青筋蠕动的迹象,仿佛有无数条蚯蚓在皮肤下拱动似的。

    伴随着罗庭辉凄厉的惨叫声,简直堪比满清十大酷刑。

    而这无比恐怖的一幕直接吓傻了马宏明三人,看得他们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不止他们,就连王大壮和宋彪也有点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他们不由得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了惊惧。

    俩人都暗下决定,以后无论如何千万不能够惹怒张进,不然的话,说不定什么时候突然就中毒了呢!然后七窍流血、暴毙身亡。

    感觉惩罚的差不多之后,张进从罗庭辉体内抽取出了木之精气。

    刚获得解脱,罗庭辉便很不争气的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马宏明三人并不知道,还以为罗庭辉被张进毒死了呢!

    “哼!”张进冷哼了一声,将目光投向马宏明,冷道:“现在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、别过来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马宏明惊恐的喊叫,可是除了王大壮和宋彪,谁也无法救他。

    而他们两个,还巴不得马宏明这种勾二嫂出卖兄弟的人渣受尽折磨呢!

    “饶了我,我什么都告诉你,我什么都说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张进伸手要掐开他的嘴巴时,马宏明终于是扛不住内心的恐惧了,大声的求饶。

    “真是贱骨头,非让老子动用手段才肯合作。”张进冷声斥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金志才的证据,都在我的手机里。”马宏明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宋彪上前,把一只苹果手机递给了张进,说道:“手机被设置了密码。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苹果手机有一个设置,如果强行开锁或许多次密码错误之后,苹果手机内的所有资料就会被格式化,到时候即使是打开了手机,也是一只裸机。

    “密码是……”马宏明立即配合的说出了密码。

    输入密码成功打开手机后,张进循着马宏明的话,成功在手机某个文件夹里找到了一些视频和音频,而其中一个正是金志才和马宏明打电话的录音。

    但除了这些以外,张进还发现了其中十几个短视频。

    好奇之下,他不禁点开一看,发现赫然是一些男女啪啪啪的现场录像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里面的男主角赫然是马宏明本人,可是女主角却没有一个重复的,里面甚至还有强、奸、迷、奸、以及轮、奸的片段。

    张进脸色酷冷,看向马宏明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杀气。

    “饶了我,我知道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我一定改邪归正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跟那些受害者说吧!”张进寒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