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医师

第两百八十四章 恶有恶报

    金志才独栋豪华别墅的地下室之中。

    现如今国内的别墅都效仿国外,喜欢在别墅下面弄一间地下室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用来当酒窖,有的则是用来当杂物间。

    而金志才的口味比较特殊和重口,他将地下室改造成了一间女仆的调、教室。

    原本张进只是想要找一间隐秘些的房间,好对金志才三人进行一下思想和肉、体上的教育,结果没想到却意外发现了这么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而当张进看到里面琳琅满目的调、教工具时,脑海中不禁涌起邪恶的念头。

    在他的指示下,金志才和华永鹏被五花大绑的捆绑在刑架上。

    至于那名女仆嘛!则是特殊照顾,手脚被逆向捆绑悬吊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那姿势跟某些岛片里的如出一辙,该突出的地方都完美的勾勒了出来,而这一精湛的手艺,既不是出自张进也不是梁宽,而是王大壮。

    看到他如此熟练的手法,张进不禁有些咋舌,感叹这小子的口味这么重呢!

    不过张进并没有要折磨那名女仆的念头,所以王大壮的希望落空了。

    张进一向认为冤有头债有主,无辜的人他不会去伤害,可是罪有应得的人,他一个都不会放过。而金志才和华永鹏,便是这最应该受到惩罚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上去等我!”张进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他并不希望被王大壮、梁宽等人看到。

    王大壮瞥了一眼女仆,挑了下眉头,朝田贵招呼了一声,率先朝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他可是观赏过张进折磨马宏明的现场,那情景、那凄厉的惨叫声,想想都感到心惊胆颤,要是再多看几次,他真担心自己留下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而梁宽则是微皱着眉头,迟疑了一下,也跟着上去了。

    两名安保队员见状,急忙也跟着离开地下室,只剩下张进和金志才三人。

    “砰!”当地下室门被关上时,张进缓缓的走到一旁的工具架。

    只见他随手取了一条马鞭,随后径直走到华永鹏的身前,目光冷冽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华永鹏斜着脑袋,脸上带着傻笑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致幻剂药效还没有过去,意识还处于恍惚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这时,张进眼底掠过一丝冷芒,手中的马鞭一甩。

    “唰!啪!”马鞭带着势大力沉的力道,狠狠的鞭打在华永鹏的脸上。

    瞬间,华永鹏的左脸多了一道鲜红醒目的鞭痕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下一次你不会那么幸运的!”张进冷酷的淡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华永鹏脸上挨了一鞭,即使是受到致幻剂的影响,痛感大大降低,可是依旧忍不住脸皮抽搐着,带动着伤口,显得有些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而这一鞭仅仅只是开始,在随后的十分钟里,张进尽情发泄着心头的怒火。

    华永鹏绑走陈淑芬,并试图对她不轨,这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逆鳞。

    一想到陈淑芬身陷险境那种孤立无援的情景,张进就恨不得把华永鹏给活剥了。

    当张进停下手时,华永鹏上身的衣服都被抽烂了,露出来的上半身伤痕累累,遍布着大小不一、鲜血淋淋的鞭痕。

    此时华永鹏如果还能正常思考,他一定会感谢金志才对他下了致幻剂。

    因为致幻剂的作用,他身体出现感知障碍,所以对痛感没什么感觉,不过等药效一过,那撕心裂肺的剧痛会如潮水般扑来,到时候会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发泄一通之后,张进心情好了一些,这才走到金志才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金志才,现在轮到你了。”张进冷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金志才高傲的哼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才张进在对华永鹏用刑的时候,他非但不害怕,反而看得津津有味。即使是现在轮到他自己了,金志才也依旧有恃无恐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么?”张进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杀我吗?哼!你不敢,只要我还活着,你还有你的朋友,以及你的女人、你的家人都别想过得安稳,今天你打在我身上的,我会百倍千倍的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金志才嚣张跋扈、肆无忌惮的嘲笑着,仿佛现在沦为阶下囚的不是自己而是张进一般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进眼眸微眯了几分,闪现凛冽的寒意。

    他很想现在直接一刀宰了金志才,可是他不得不承认,金志才的确不能杀。

    金志才对付陈淑芬,张进帮助陈淑芬,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    一旦金志才下落不明或者死了,最大的犯罪嫌疑人就是张进,而以金志才家里的势力,就算找不到确凿的证据,张进也会被强行入罪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社会败类、人渣坐牢,甚至被判刑,这么愚蠢的行为张进才不会做呢!

    所以,张进即使恨得咬牙切齿,也依旧不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张进深吸了口气,缓缓的点头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的确不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”金志才冷笑了两声,嚣张的说道:“你现在就算是跪下来求我也没用了,你、你身边的人,还有陈淑芬那贱女人,通通别想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张进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似乎忘了,你自己还在我手里呢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!你迟早得放了我!拖得越久后果越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哦!那你的女人呢!你不怕我杀了她?或者折磨她吗?”张进淡道。

    金志才瞥了一眼从头到尾都保持沉默的女仆,不屑的冷哼道:“她就是我胯、下的一个玩物罢了,没了我再找一个就是了,本少爷从来不缺少女人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般评价,该女仆依旧沉默没有说话,犹如木偶一般吊在半空。

    反倒是张进听到这话后,心里对金志才又添了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讨厌你这张嘴脸!”张进冷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两道犀利的劲风陡然刮起,两记鞭打狠狠的甩在金志才两边的侧脸上。

    “啪!啪!”顿时两记响亮的耳光声在地下室内回荡。

    看着那两道皮开肉绽的鞭痕,张进哼笑了一声,淡道:“现在顺眼多了!”

    “赫赫,张进,你别落到我的手里,我会让你痛苦千倍万倍。”

    金志才咬牙切齿的怒骂,他长这么大,还没试过被人这样打脸过,这简直就是耻辱!

    张进无视他的威胁,淡道:“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给我吗?因为你太小看我了,而且你从来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志才不禁皱起了眉头,张进的实力的确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第一次马宏明失手,他还以为是马宏明实力不济,可是第二次他特地把华永鹏从祁城市给叫了过来,结果还是栽在张进手里,连他自己也沦为阶下囚。

    这就让他不得不认真考虑张进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进忽然拿起一幅眼罩,来到女仆面前将她的眼睛给蒙上。

    这一举动令金志才不禁愣了一下,搞不懂张进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而张进在他的注视下,又拿起那瓶压缩版的木之精华,来到金志才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我告诉你我不怕你,你最好立刻把我放了,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惨,不单单是你,你的家人、女人、朋友都得给你陪葬。”金志才大声威胁道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番威胁,却是显得色厉内敛,底气不是很足。

    “哼!”张进冷哼了一声,拧开了瓶盖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不会杀了你,但是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。”张进淡漠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瓶子里的木之精华缓缓‘游动’了起来,犹如一条长蛇一般,从瓶子里慢慢‘爬‘了出来,最后悬浮在半空之中,随意的变幻着形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志才睁大了眼睛,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一句话我很赞同,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。”张进冷酷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的意念控制下,木之精华的形体变成了一条拇指粗细的长蛇,缓缓逼近到金志才的面前,在他眼前生动自如的游动着,犹如真正的活蛇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是妖怪,你是妖怪,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金志才终于知道害怕了,奋力的挣扎了起来,惊恐的大叫着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,质量牢固的刑架依旧将他牢牢的束缚在原地,正如他曾经在这里折磨过的无辜受害者一样,如今终于轮到他感到绝望无助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救命啊!求求你饶了我,我不敢了,饶了我,我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在他的眼里,张进俨然如同魔鬼一般可怖,他的心肝脾肺肾都颤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害怕了吗?可惜已经晚了!”张进冷声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张进眼神骤然冷厉,顿时‘水蛇’猛地射入了金志才的嘴里。

    眨眼间的功夫,由木之精华形成的水蛇便进入金志才的腹中,紧接着金志才陡然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,透过他的皮肤,清晰可见一条条血管隆起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,能够发现在血管中仿佛有一条条蚯蚓般在拱动。

    此时张进操控着木之精华,沿着血管逆行。

    这给金志才造成了无比剧烈的痛苦,仿佛身体里有无数条小蛇在钻洞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只是他噩梦的开始罢了!

    在金志才睁大到极限的眼眶边缘,一缕缕木之精气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木之精气随即汇聚到一起形成一股,再度从他的鼻腔嘴巴钻回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,金志才整个身体都在剧痛,宛如凌迟一般。

    偏偏他的意识在张进刻意的保护下,依旧保持着清醒,连昏迷都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金志才发出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上面一楼大厅中的王大壮等人,隐约听到地下室传来的凄厉惨叫,不禁相互对视了一眼,脸色不由得煞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就连心智坚定的梁宽听到惨叫时,也感到有些头皮发麻,肝尖微颤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点无聊,不如我们听音乐吧!”田贵建议道。

    这个建议一出,立即受到众人的一致赞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