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医师

第两百九十五章 完蛋了!完蛋了!

    张进离开快捷酒店,带着凝重的心情离开的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张进只知道纠缠着杨美熙的那个男人是富二代,家里财力雄厚。

    可是直到刚才,他才从杨庆轩的口中得知对方确切的身份。

    对方不仅仅是富二代,同时还是红色家族的子弟。

    何为红色家族?就是代指那些先辈曾经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,后来得到重用,而且子女依旧在国家部门里担任要职的家族。

    而红色家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那就是红色贵族。

    贵族,最初指的是奴隶制社会和封建社会中,因权力、财产高于其他阶级而形成的上层阶级,包括军事贵族、世俗贵族、宗教贵族。

    十年动荡时期,打地主破迷信,中国早已经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贵族了。

    但是,旧社会的贵族倒下了,新的贵族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,江西是中心区域,是著名的革命老区。

    在战争胜利建国之后,江西省的将军数量占了全国将帅总数的20.l3%。

    不单单涌现了军事家方志敏和萧华、陈奇涵、赖传珠3位开国上将,还有梁兴初、吴克华、王恩茂等38位开国中将,开国少将的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杨美熙的母亲为什么不惜逼迫女儿嫁给对方,原因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杨母是希望能够借助姻亲的关系,帮助杨美熙的父亲在仕途上再进一步,同时想借助对方的家族势力,为自己的公司扩展更多的业务。

    可是无奈杨美熙抵死不从,后来又拿出张进制作的护肤套装,最终成功说服了杨母。

    然而,越是上流的社会越注重脸面。

    杨美熙的拒婚让对方觉得很没面子,而且杨美熙是个大美女,所以才对她纠缠。

    从杨庆轩的口中,张进知道这一次杨美熙回去办理公司手续并不是很顺利,期间甚至还遭受到几次无缘无故的为难,正是如此才会拖了那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要知道杨美熙可是市长女儿,别人不献殷勤就不错了,怎么可能还会为难呢!

    究其原因,正是那个渣男在背后搞鬼,不想让杨美熙那么容易过关。

    虽然俩人的赌约是三年,可是很明显对方不想等那么久。

    张进就算是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,那个渣男是想要施加压力,逼迫杨美熙主动认输。

    而杨庆轩之所以告诉张进这一切,正是希望他能够有所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得知这消息后,张进心情不禁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色家族有多大的势力他不清楚,但是他知道即使是以金志才家里那样的实力,也依旧不能称之为红色家族,顶多就是有些权利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面对红色家族的势力,金志才会毫不犹豫的被他家抛弃掉。

    这样一对比便可得知,红色家族的势力到底有多强了。

    对付金志才,张进就已经绞尽脑汁了,如今再来一个更难搞的红色家族子弟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为了阻止杨美熙赢得赌约,对方肯定会施加各种阻力。

    偏偏张进对杨美熙还不能弃之不顾,俩人毕竟有不少的交情,而且张进对她还是挺有好感的,没理由见她掉入火坑不拉一把吧!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张进已经和杨美熙签约了,将各种产品的代理权交给杨美熙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张进就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。

    就像杨庆轩所说的,他现在和杨美熙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了。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!看来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!”

    张进无奈的叹了口气,随即猛地踩下油门,车子噌的一下窜出。

    眨眼间,车子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无事!

    次日早晨,白石村的宁静依旧被建筑工地的轰鸣声被打破。

    而此时,张进正在诊所中的里间睡觉。

    昨晚他便回来了,但是因为心绪不定,不想被父母看出来,所以留在诊所过夜!

    正当他睡得正香呢!忽然听到一阵轻柔的叫唤声。

    “张大哥!张大哥!”

    张进睁开睡眼,朦胧的看到一道美丽出尘的倩影。

    “早呀!玉莲!”张进咧嘴讪笑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突然伸手一把勾住了佳人的腰身,手臂一使劲,便将佳人给抱上了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佳人不禁发出一声惊呼,躺倒在张进的身边。

    未等惊叫声落下,这时张进翻身一压,将佳人禁锢在自己和床板之间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只见张进快速俯下头去,准确的覆盖上佳人那两瓣莹润柔嫩的樱唇上。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佳人遭遇袭吻,不禁睁大杏目,急忙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!这丫头竟然还害羞了。”

    张进感觉到挣扎,以为她在害羞,直接抓住她的手压在两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进对那香滑檀口发动攻势,成功叩开了贝齿,长蛇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“唔!唔!”伴随着张进在檀口中扫荡、挑、逗,佳人的抵抗渐渐平静了下来,最后还反过来搂着他的脖子,沉浸在这一清晨的缠、吻中。

    而感应到佳人的迎合,张进这时更加得心应手了。

    那空出来的右爪更是顺着缝隙潜入衣服底下,然后一路攀登最终爬上峰顶。

    “嗯?”当张进成功触碰峰峦时,突然感觉到手感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同样柔、软充满了弹、性,可是包裹的衣物却有些不同,顺滑中带着花纹,以及不同材质的布料,最重要的是前扣式的纽扣。

    当摸到这些时,张进的脑海顿时被一道炽亮划破。

    他急忙睁大睡眼,第一眼便看到了一双既熟悉又陌生的美眸。

    张进不知道注视过刘玉莲的杏目多少次了,第一时间便认出对方不是刘玉莲。

    而当他松开对方的红唇,稍微拉开一些距离后,总算看清对方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会是你啊!”张进瞠目结舌的结巴道。

    这位被他误当作是刘玉莲的美女不是别人,赫然正是住在张进家里的梁玉诗。

    认出对方的瞬间,张进整个人都不淡定了,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梁玉诗俏脸变得通红,美眸含羞的看着张进。

    她每天早上都会进山,而今天路过诊所时,见到诊所门口的汽车,以及没有上锁的大门,便猜到是张进回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没打算进来的,可是因为有点事想找他,所以便进来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没曾想,叫醒张进之后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竟然被强吻了,梁玉诗心里说不出的羞恼,俏脸一阵火辣。

    她急忙使劲推开张进,然后下床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张进看着快速离去的倩影,心里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“完蛋了!完蛋了!完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