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医师

第三百七十七章 投毒者的身份

    ‘说服’冯浩全之后,当天下午,张进便带着梁宽和许春媛四处跑动。

    至于去哪儿?当然是到那些食物中毒的顾客家里探望病人了。

    食物中毒的顾客总共有一百三十多位,而张进当天治疗的只有一百一十位,还差二十多个没有治疗,为了负责到底,所以他决定‘上门服务’。

    许春媛有那些人的联系方式以及家庭住址,而梁宽则是充当司机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样,一家接着一家的登门拜访,讲明来意!

    当那些顾客得知张进专门过来为自己等人治病,他们都不禁被感动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亲眼目睹过张进治病的拼命劲,而且事后田贵都承诺过,会对所有中毒的顾客进行经济赔偿,所以人们心里早就不记恨饭店了。

    而张进为表诚心,不单单给食物中毒的当事人看病,连带他们的家人也一起看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给病人看病只需要将木之精气输入对方体内,通过血液循环系统流经全身,三十秒的功夫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,然后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顽疾,像普通的小病小痛、跌打扭伤,当场他就治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张进要赶着去给其他人治病,那些病患都想把他留下来吃晚饭呢!

    张进一趟跑下来,不单单化解了顾客对饭店的怨气,还在众人的心目中留下了品德兼优的良好形象,特别是对他的医术,众人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而他忙着治病的同时,另一边的王大壮、田贵俩人也同样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王大壮继续调查谁是真正的投毒者,田贵则是筹划着开招待会,要给群众们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八点十分,带着一身疲惫的张进回到了饭店。

    他不是身体疲惫,以张进的体质跑一天一夜估计都没问题,主要是异能的消耗。

    那些病患虽然才二十几个,可是加上他们的家人甚至还有朋友,全部算起来至少有上百位,即使只是检查下身体那也够呛的。

    张进的异能只恢复了七八成,这一天下来便几乎消耗殆尽了。

    不过结果是可喜的,成功帮饭店消除了隐患。

    “许经理,今天真是幸苦你了,陪我在外面跑了一天。”张进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反而是我要多谢张总给我这个机会才对,今天我学会了不少的事情,更清楚自己以后的道路了呢!”许春媛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是不是真的啊!”张进咧嘴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句句实话!”

    俩人边说边走进饭店,相谈甚欢的样子,而梁宽则是去停车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刚走进门口时,一名员工迎了上来,朝张进恭敬的说道:“张总,田总和王总在楼上天字一号包厢等您了,说让您到了就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!好的!”张进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和许春媛打了声招呼之后,乘坐电梯上去三楼。

    片刻后,张进来到天字一号包厢,敲了两下房门后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此时田贵和王大壮正在商谈着什么,桌面上已经摆好了菜肴,俩人都没有动筷子,显然是准备在等张进到了再吃,让他不禁感到心头一暖。

    “来了,坐这里吧!”王大壮拉开身旁的椅子,招呼道。

    张进也没客气,直接入座之后,问道:“我那边搞定了,你们的进展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先说吧!”田贵率先说道:“已经筹划好了,我联系了南县的几家杂志社、地方电视台、以及一些出事的企业老板们,三天后在饭店召开招待会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会不会太急了?”张进不无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田贵叹了口气,无奈的解释道:“没办法,最多三天不能再拖了,我们必须及时给消费者一个交代,否则咱们饭店的声誉会受到质疑,也会给山泉鱼品牌造成不良影响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进点了点头,赞同道:“你说的也对!”

    随后他看向王大壮,问道:“大壮,你查的怎么样?找到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,你看!”

    王大壮说着,将一个ipad递给了张进。

    只见在ipad的显示屏上赫然是一段监控视频,而位置则是后厨员工储物间外的走廊,时间上显示的是昨天中午十二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正是饭店客人最多的时候,几乎所有员工都在大堂招呼客人,而储物间位于厨房后头,所以当时储物间周边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就给了某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机,比如那个嫁祸给冯浩全的投毒者。

    视频中一开始走廊并没有人,可是到了四十分的时候,突然出现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对方穿着一件后厨员工的工作服,脸上带着口罩,遮掉了大半张脸,几乎看不出模样。他径直的走向储物间,不时还回头张望了几下,行踪显得有些鬼祟。

    见到男子这般行迹,张进眼眸微眯了几分,知道这傢伙就是那个投毒者。

    男子来到储物间门口后,停顿回头看了一眼,张进立即点击了暂停,视线仿佛隔着ipad屏幕与对方对视一般,双方的视线处于同一轨道上。

    “他在看监控摄像头。”张进瞬间便得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和贵哥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王大壮点头赞同他的判断。

    张进继续观看下去,过了大概十分钟,那名男子再次走了出来,不过却换了一身衣服,上身是一件t恤,下面则是一条牛仔裤,还戴着顶鸭舌帽。

    尽管对方刻意压低帽檐遮挡脸面,但张进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刚才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进暂停了视频,将画面停留在男子的全身像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这名男子在哪?”张进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见了,这段视频就是他最后出现的画面,他在中毒事件爆发之前就离开了饭店,从饭店后门离开的,谁也没有发现。”王大壮气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田贵接着说道:“我已经调查过他的资料了,对方叫侯晓强,两个月前应聘进饭店后厨当杂工的,平时负责打扫卫生什么的,每天都准时上班,事发之前没有可疑。”

    “他老家在哪里?是南县本地人吗?”张进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家在大湖村那边,今年二十七岁,还没有结婚,家里只有他妈还有妹妹,我已经派人过去他家找过了,对方没有回家,出租屋也同样没人。”王大壮说道。

    “饭店出事到现在,电话一直打不通,也没有冒头,而且这个月工资都没有结算,突然之间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。”田贵补充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进眉头微皱了起来,心情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他之前的打算是找出这个该死的投毒者,然后从对方口中逼问出幕后主谋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个侯晓强却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,要在茫茫人海之中找一个人,这难度堪比大海捞针。毕竟张进他们不是警察,而且手里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这段监控视频只能将侯晓强列为怀疑对象罢了,根本无法让警察通缉他。

    更何况就算是全国通缉,也不一定能够找到对方。

    全国不知道有多少个a级通缉犯,这些通缉犯一躲就是几年,有的甚至是十几年二十年都没有被抓到,除非是自己主动自首。

    可是张进他们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,揪不出幕后主谋,别说是几年了,几个星期饭店都可能倒闭了,天知道这样的事情还会不会再出现。

    张进深吸了口气,缓道:“这个侯晓强跟家里人的关系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还不错,对方挺孝顺的,邻居对他的口碑还行,原本计划是三个月后娶媳妇的,可是后来又取消了,不知道什么原因!”王大壮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张进眉头不禁挑了起来,问道:“哪一方取消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有问!”王大壮撇了撇嘴,无奈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打听一下,如果知道取消婚约的原因,或许能够找到些什么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难道你觉得这个跟他投毒有关系?”田贵诧异道。

    张进摇了摇头,叹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只能希望有关系吧!至少可能是一条线索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王大壮和田贵对视了一眼,都不由得有些黯然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属于典型的死马当活马医、破罐子破摔的想法,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,期盼从中能够找到一丝有用的线索,可是这种可能性太渺茫了。

    张进也知道这样的做法很可能是在白费功夫,但至少可以尝试一下,可能有收获。

    这时,王大壮忽然眼神闪过一丝狠光,闷声道:“我有一个主意!”

    张进和田贵将目光投注了过去,示意他有什么主意直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可能有点冒险,但如果成功的话,可以让侯晓强自己出现。”王大壮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进和田贵都不是笨蛋,王大壮说一半他们就知道是什么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大壮,你是想用他的家人,然后来引蛇出洞?”田贵说道。

    王大壮坦然承认道:“没错,我觉得侯晓强他妈肯定有他的联系方式,只要我们控制了他的家里人,威胁逼他出来,这样不就抓到人了么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张进便立即否定道:“不行,这个办法行不通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王大壮忍不住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中毒事件的幕后主谋还潜藏着,我们的每一步都必须谨慎小心,万一我们绑架侯晓强家里人威胁他现身的事情被幕后主谋利用,将会给咱们造成严重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听到张进的解释,王大壮不禁哑然了,无奈的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“唉!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”田贵烦躁的叹道。

    就在田贵和王大壮都有些失落时,张进却突然开口说道:“不过我们可以换个形式。”

    田贵俩人闻言对视了一眼,不禁诧异的问道:“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让侯晓强他妈叫他回来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