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医师

第三百九十二章 你做初一,我做十五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“铿锵……”

    位于南县高档住宅区的某座独栋别墅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,在别墅之中不断传出砸东西的声响,同时还夹着斥骂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废物吗?都过了多久了,人呢?在哪?”

    杜伟成愤怒的咆哮声在大厅之中回荡,在他面前站着三名缩着脑袋的男子。

    其中的一个赫然是曾经将侯晓强送去坐飞机的向哥,而另外两名则是在医院之中试图绑走侯晓强的耳环男二人,这三人都是杜伟成的手下。

    而大厅之中除了他们四人,还有一个坐在沙发上闷声不吭,正是许浩南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有像杜伟成那样大声怒斥,可是脸色一片阴沉,显然心情也同样相当的不爽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们两个才被洪齐凯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?原因无他,就是因为投毒案的持续发酵,愈演愈烈,所以导致他的情绪暴躁,由一开始的不甘心,现在变成担心自己被牵扯其中。

    而不知道怎么搞的,洪齐凯不晓得从哪儿得知侯晓强没有被送走还在南县里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得知这个消息,洪齐凯怒不可遏的找到俩人质问,最后甚至还撂下狠话,如果他们无法把这件事给摆平,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同时还威胁二人,如果敢把他拖下水的话,就要让许家和杜家为此为此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熟知洪齐凯眦睚必报的低劣品性,许浩南俩人知道对方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了,别说是摆平事件了,光是撇清关系都不知道能不能做到,甚至连他们自己都得遭殃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俩人的心头上就如同压着一块巨石,无比的压抑、沉重。

    而这种躁动的情绪转变成了怒火,洪齐凯朝他们发泄,而杜伟成则朝向哥三人发泄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!一个两个都哑巴了吗?”杜伟成大声怒骂道。

    三人对视了一眼,随即向哥小心翼翼的回答道:“杜少,我们已经发散人去找了,可是那小子跟人间蒸发似的,一直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找不到?”杜伟成逼到他面前,斥骂道:“找不到你们不会想别的办法吗?他妹妹不是在医院住院吗,你们抓他妹妹逼他出来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!有保镖一直在保护他妹妹。”向哥低着脑袋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保镖?”杜伟成顿时睁大了虎目,一把揪住他的领口,喝道:“你说有保镖在保护那小子的妹妹?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向哥有些紧张的应道:“好像是昨天,或者是前天!”

    “嘶嘶……”杜伟成气得满脸胀红,突然一拳狠狠的揍在了向哥的脸上。

    顿时砰的一声,向哥被打的坐倒在地,嘴角淌血,而紧接着杜伟成又出脚重重的踹在耳环男二人身上,将他们也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饭桶,之前都干什么去了?为什么不早点抓人?”

    向哥三人捂着痛处没有回答,但心里早就骂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前几天他们正全力搜刮着侯晓强的藏身之处,哪有心思去管一个快死了的丫头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们想要通过抓侯晓华来威胁侯晓强现身的时候,侯晓华已经被保镖给保护了起来。他们有想过硬闯,可是看到那几个保镖的身手后,只能打消主意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沉默不说话的许浩南突然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那些保镖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只知道他们身手很厉害,而且看起来像是军人。”

    “军人?”许浩南眉头不禁皱紧了起来,再次问道:“你们有没有调查那些保镖是什么背景?他们的老板是谁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向哥三人对视了一眼,缓缓的摇了摇头,神情十分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尝试去打探,可是那些傢伙一句话都没说,跟木头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浩南心头不禁凝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南哥,现在我们怎么办?”杜伟成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许浩南瞥了他一眼,随即深吸了口气,叹道:“我现在怀疑侯晓强已经落入张进他们的手里了,一定是从他口中得知什么,所以才会派人保护他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忽然许浩南问道:“对了,侯晓强他妈呢?”

    “侯晓强他妈和他妹妹,都被转到了特护的单间病房,母女俩生活在里面,外面二十四小时有保镖看护着,除非硬闯否则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向哥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许浩南冷哼了一声,淡道:“办法是人想出来的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杜伟成眼神一亮,急忙询问道:“南哥,你有办法了?”

    许浩南敲了敲扶手,推断道:“既然对方派保镖保护侯晓强的家人,那说明一点,他们还不知道我们的真正身份,所以咱们还是占优势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杜伟成自知动脑子不如许浩南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!这样的话,或许我们可以找个替死鬼顶罪,这样就没事了。”许浩南淡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!找个人顶罪,大不了老子出多点钱,这样不就可以了。”杜伟成不禁高兴的说道,心里松了一口粗气,以为自己成功得救了。

    然而接下来许浩南却泼了他一盆冷水,令他整个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三个就没办法了,要么跑路,要么进去坐几年,你们选择那一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向哥三人顿时面面相窥。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吗!当然是两种都不想选啊!

    尽管心里不满,可是三人不敢直接说出来,只能充满期盼的看向杜伟成。

    虽然杜伟成有一些纨绔子弟、嚣张跋扈的缺点,但是他却有一个很值得称赞的优点,那就是对朋友对兄弟很讲义气,正是这一点许浩南才会跟他深交。

    因为交这样的一个朋友,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他。

    “南哥,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杜伟成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许浩南叹了口气,他早就猜到会这样了,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到他摇头叹气,杜伟成着急道:“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这时许浩南眼底掠过一丝阴翳,想到先前洪齐凯对自己俩人的威胁,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怒火,并快速蔓延开来,剧烈翻涌,直冲颅顶。

    马勒戈壁,我费尽心思帮你出气,你倒是开心了,现在一出事就想把老子踢开。

    好,既然你做初一,那就别怪我做十五了。

    洪齐凯,这是你自找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许浩南缓缓的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